市值蒸发超过40%,庭外赔偿金累计超150亿美元,这些都是“尾气门”自2015年以来带给大众集团的爆裂式打击。但昨天,一直试图从柴油发动机排放丑闻里脱身的大众集团却被再一次推进更深的泥潭: 继前大众首席财务官,现任大众监事会主席Hans Dieter Poetsch在昨天成为德国检察院的最新调查对象以外,大众集团全资子公司奥迪的部分车型安装了尾气排放作弊软件的消息也被一家当地报纸揭发出来。 与大众此前被揭发的问题汽车相同,奥迪的很多热门车型也安装了同一类型的发动机。基本上“犯了与母公司同样的错误”。 而这一次,全球大约有210万辆奥迪品牌汽车卷入“排放造假事件”——蓄意降低排放量,以求蒙混过关。其中,西欧市场约有142万辆,德国市场约有57.7万辆,美国市场约有1.3万辆。涉事车型包括A3、A4、A6、A8、Q3和Q5等七款热销汽车。 据《德国画报》前天报道,美国加州环保部门已经发现,奥迪部分汽油及柴油车型的软件可以让发动机在汽车测试时比正式上路消耗更少的燃料。换句话说,汽车在被用户正常使用期间要比测试时排放更多的二氧化碳气体。 有意思的是,《画报》也向我们揭开了这些奥迪车型在投入市场后如何卸载软件的秘密:当汽车方向盘被调转15度以上(譬如从停车位离开时打个方向盘)后,这个作弊软件就会被自动解除。 也就是说,汽车启动后,软件如果检测到方向盘没有任何活动,就会认定车辆正处于实验室测试阶段,因此将启动二氧化碳排放量低水平模式,以避过仪器的测检。 不过更为惊人的是,此事并非最近才被发现。早在四个月前,大众集团、奥迪以及CARB就收到了调查结果,但全都不约而同地陷入沉默。 不过,大众集团在刚刚发出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在接到检测结果后,公司就已经停止安装这类软件。 截至目前,对于《画报》的所有报道,奥迪公司发言人以正在与政府协商为由拒绝进行回复。 其实,从某种程度来看,丑闻的再度曝光或许将使大众集团被迫承受新一轮暴击。 作为集团最大的利润来源,尽管奥迪业绩受“尾气门”影响,2016年第三季度的营业利润下滑43%,但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汽车销量仍然达到45.5万台,同比增长2.2%。可以说,奥迪在大众汽车的复兴计划里一直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现任奥迪CEO Rupert Stadler(正在接受调查)也曾表示,在如此严峻的环境下,奥迪部分车型的销量仍旧呈现出增长趋势,这充分证明了奥迪车型的独有魅力。 然而,随着A6、A8等几款热门车型纷纷陷入新一轮“尾气门”,第4季度或许将成为大众汽车最难熬的一个冬天。 自2015年9月大众集团承认自己在全球销售的1100万辆柴油汽车尾气排放测试中有舞弊行为后,这家欧洲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一直在承受着各项危机与巨大的舆论压力。 在美国政府对大众进行调查之前,Poetsch在集团担任首席财务官的位置上已经坐了10年。随后在“尾气门”持续发酵期间,他临危受命,以主席身份在这一特殊时期采取各项措施来稳定公司局面。 在其“被指控有市场操纵行为”的一项调查中,德国检查院对大量证人的采访供词及其他资料进行了严密审查,随后判定Poetsch为继大众前CEO Martin Winterkorn(文德恩)与前大众集团监事会主席Herbert Diess(赫伯特.戴斯)之后,第三位参与此次事件的重要嫌疑人。 与此同时,德国东部城市布伦瑞克检察院发言人Klaus Ziehe在昨天的一次电话会议中指出,部分初始证据已经可以证明Poetsch参与了这起奥迪汽车“排放测试舞弊案”。 但大众集团对于此次Poetsch接受调查的态度略显强硬。公司在一份声明中重申了自己的立场:“我们已经在遵循德国资本市场法规的基础上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 而持有大众集团绝大多数投票权股份的保时捷监事会主席Wolfgang Porsche也站出来表示,自己将全力支持Poetsch。 大众汽车排放“作弊”行为已规避美方监管视线多年,但最终还是因为一家民间机构的“善意”检测实验而露馅(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早在2013年,为了展示美国境内柴油车优良的环保性能,国际清洁运输委员会委托西弗吉尼亚大学对美国在售的多款柴油发动机汽车进行尾气排放检测。但检测结果却大跌眼镜——被寄予厚望的大众汽车尾气排放最严重时竟达到美国法定标准的40倍。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似乎就理所当然了。这个与大众新车尾气测试排放结果严重不符的答案立即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 就是从那时开始,大众集团在美国的“尾气门”事件揭开了冰山一角。 最终,累积成灾的“谎言”在2015年9月被彻底曝光。全球卷入违规排放的大众柴油汽车数量高达1100万辆。其中,德国市场约280万辆,美国市场约48.2万辆,瑞士市场约18万辆。此外,这次事件涉及大众、奥迪、斯柯达、西亚特四个品牌,而涉事车型主要搭载的是EA189型柴油发动机。 此次事件曝光仅仅两天,大众股价就暴跌37%,市值蒸发超过280亿欧元(约2000亿人民币,市值的近1/3)。事发当天,大众集团在成立以来首次向投资者发出警告,称美国方面的调查或引发金融风险。与此同时,尾气作弊丑闻也让时任大众CEO的文德恩含泪离职。 截止目前,大众已在全球范围内收到美国、韩国等多个国家的罚单及车主起诉书,直到上个月末,大众才耗费近147亿美元了结了这些因作弊案而引起的集体诉讼。 可以说,这一丑闻极大地损害了大众的全球业务及其形象。除各国指定的赔偿和罚款外,大众还不得不承受销量持续下滑、回购及汽车修复支出带来的巨大损失。据彭博社报道,迄今为止,大众为“尾气门”埋单的金额已超过340亿美元。 但“尾气门”带来的教训也让大众汽车认清了一些事实,开始以“谢罪的姿态”将目光瞄向清洁能源市场。 为了挽回自己的声誉,奥迪CEO Rupert Stadler在今年10月曾宣布,未来公司将全力发展电动汽车技术,而这也被认为是奥迪历史上的最大一次转型。 此外,奥迪也计划增加其零排放汽车的市场份额,希望到2025年,零排放汽车至少能占据全球销量的四分之一。 不过,这些“亡羊补牢”的举动并没有挽回投资者对公司的信心,自这次最新“尾气门”曝光后,奥迪汽车股价跌幅超过6%,目前每股价格维持在118.25欧元左右。 也许,这又将一个恶性循环的开始。 我是36Kr要闻组作者宇多田(傅博),关注无人驾驶与AI。微信:fudabo001(注明身份)